我可是万物之王的跑轮

这是跑轮,常驻绿蓝圈和灵能圈,低产一点小文章(头像是安之老师画的我吹爆!!)

【银博】 等

*ooc预警

*男博预警

*短打爽文预警

*很多bug预警

*很多预警预警

博士真是不明白为什么堂堂喀兰的总裁大人要在晚宴上替自己挡下这么多酒,他就算体质再弱也不至于一杯酒都喝不下吧……

结果呢!!

他还要扛着一个一米九多的大男人回宿舍!

就算博士也不算矮,但是谁能背得动他啦!!

博士欲哭无泪

没办法啊,谁叫人家是替自己挡了酒的

“我太难了”,博士感慨着人生万千

银灰就算是醉倒也不会停止骚扰博士

博士能感受到银灰毛茸茸的尾巴悄然缠上自己的小腿

“喂喂,你倒是安分点啊,这个样子我可不能背着你在天亮前回到宿舍”,博士稍显责备地转过头,

现在的银灰像只大号的猫咪趴在他的背上,仔细看还能看出他白皙的耳尖上难以捕捉的绯红

“唔……”

银灰放过了博士的腿,又缠上了他瘦削的腰间

要不是两只扶着银灰的手空不出来,他一定立刻撒开那碍事的尾巴

看着银灰似乎睡着了的神色,博士轻叹一口气

“算了,由着他吧”

艰难地回到宿舍后,银灰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一把将重心不稳的博士揽入怀中

稍显冰凉的指尖划过博士的脊椎,在那毛绒的尾巴滑入衣物接触到皮肤的瞬间

博士抓住了那不安分的尾巴,用力掐了一把

银灰差点痛得跳起来

银灰醉倒了,他可还清醒着

双方都非常清楚如果无人制止,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博士别过头,刻意避开银灰略带委屈的目光

“盟友,我可以等,不论多久”

回应,他可以慢慢等

银灰不缺那点时间

博士从银灰怀中起身

“还有……”博士顿了顿

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轻盈地落在银灰的双唇间

“这就算是你帮我挡酒的谢礼”

银灰趁着博士没有离开,狠狠摁着他的后脑勺,强制延续了这个吻

银灰侵略般扫过他的舌腔,不舍地放开博士,两人间拉出的银丝,见证着他们暧昧不清的关系

“那这就是你掐我尾巴的惩罚”

“呼……你简直!!”

好不容易调整好呼吸的博士现在超想骂他

“好吧好吧,我认了,我倒霉,我怎么就摊上了你这个难伺候的大老板”

“回去吧盟友,至少现在,好梦”

“……嗯,好梦”

————————————————————————

强行刹车(靠

[讯博讯] 信

男博女博都可以代入,讯使害羞ooc预警,无脑短打小甜饼

go↓


博士在午后的阳光下伸了个懒腰

“午休还真是能让人清醒又不舍呢”,博士独自喃喃道


博士隐约闻到唇间有一丝香味,又嗅了嗅有些暖意的空气,一股香味涌进博士的大脑


……好香啊


会是谁呢?


玫剑圣?

莱娜?

好像都不太对

博士自顾自地摇了摇头


沉思了一会的博士眼前一亮

肯定是他


博士的心情变得愉悦起来,想象着他是如何在自己睡着时偷偷地掷下香甜的吻,然后脸红着跑开的样子


“叩叩”这时办公室的门响了起来

“博士,这里有你的信”,讯使轻快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啊”,博士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还在痴痴地笑着,“辛苦你啦,讯使”


“没有的事,这可是在下的本职”,讯使挠了挠那毛茸茸的脑袋,“如果博士没什么事的话在下就先去忙啦”


博士敏锐地看到讯使逃似的跑开时的耳尖微微泛红


博士深深吸了一口气


……啊呀,果然是讯使的麝香

那种不甜不腻的香气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谁会给我写信呢……”博士翻过信封

信封上若隐若现的花纹吸引着博士的好奇心


“咦?是讯使的信吗”


博士盘坐在阳光下,嗅着讯使留下的淡香,一字一句地看完了讯使给自己的信


阿米娅表示不知道为什么一进办公室博士在对着一封信痴痴的笑,然后轻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第二天

“讯使?”博士小声呼唤道

“博士,找在下有什么事吗”,不得不说这个大男孩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已经袒露了自己心声的博士

“唔,你帮我寄一封信吧”


讯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耳朵下垂了一些,可以看出他稍微有些失望,然后又迅速撑起了笑容

“没问题,博士”


讯使转身刚要走

“啊等等”

“博士还有什么……”


对方的唇轻柔又迅速地略过了自己的唇,继而博士揉了揉讯使的头

“辛苦你啦”

“在……在下……博士你先忙!”

大男孩飞也似的逃离现场, 一边跑一边捂着发烫的脸


……我的助理好可爱啊

博士如是感慨


“博士的信……是给哪位的呢”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讯使看了看信封反面


“咦……地址竟然是在下的宿舍?”

讯使稍稍有些惊讶


做完了一天的工作,讯使躺在宿舍沙发上拆开了那封博士给他信


只是仅仅几个字,讯使的脸颊又开始发烫


信上用清秀的字体写着


『我也喜欢你』


战后

*是短爽文,可能有ooc预警

↓go

拉普兰德又在战场上受伤了

她静静躺在一片血泊中,等待医疗干员

红悄无声息地绕到拉普兰德身后,轻轻抱住她,用狼的方式舔舐伤口

拉普兰德愣了一下

“喂,你,不怕我?我可是感染者,其他人都不敢和我相处的哦?”

“红很清楚”

红简洁明了地说

“但红,不怕你”

“哈哈哈,难道说以后猎狼人的目标就是我了吗”

拉普兰德如往常般若无其事地笑着,独特的幽默令人反升起寒意

她试图翻身,挣扎几下后便失败了

“不会的”

红停止舔舐伤口

拉普兰德从红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与莫名的坚定

“呵,是吗”

拉普兰德的笑意丝毫未减

“那么,拭目以待”

4.21边境生日快乐♬

今天是边境生日让我这个菜鸟跑轮来写一次边维的小甜饼=͟͟͞͞(꒪ᗜ꒪ ‧̣̥̇) 来 @绿蓝深夜六十分 一下💦💦

*超短警告

*微ooc警告

那么

go↓

《人工杠精气死人》

一维不也晓得自己究竟费了多大劲才把边境拖出来陪他买菜

这个死机器脑子居然一点东西都不帮忙拿!!

一维愤愤地想着

“一维。”

边境突然冷不丁地叫他

一维差点左脚被右脚绊到,“干什么啊我摔死了你赔啊!”

……

“喂边境,我提得好累啊你竟然都不帮我拿一下!”

“不要,普通人都不会愿意帮忙”

一维:(很想骂人但克制住了)

“不过要我背你也可以。”

一维差点一脑袋砸在旁边的树上

“为什么啊?!”

“如果是亲属关系普通人肯定会帮忙”

“你又是从哪看出的亲属关系啊啊啊”

“虽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按身高来讲扮成父子是没问题的”

“你就不能直接帮我拎?!”

“不能。”

(`皿´)╬

今天也是一维被边境气死的一天

“你你你千万别和别人说你是我造出来的!”

“可我本来也不是你造出来的啊,我的源代码都是蓝前辈写的”

一维:(`皿´)╬

回家

“喏,这个给你就当是你的生日礼物”

一副新到能反射出物像的墨镜

“谢谢你,一维”,边境难得没有对一维冷嘲热讽

一维一脸傲娇别过头

“切,本来想给我自己的,我可是不要了才给你的!”

……怎么可能会告诉你这是专门为你买的啊

边境看了看转过头的傲娇一维,嘴角勾起分毫

“嗯”

边境从此每天都带着一维送的墨镜

小绿和小蓝《靠近》

在lof也发一次吧……

机器人篇的设定,是由很久以前在b站上发过的黑历史重新修改了一遍的产物

无脑甜饼,有bug不负责(ntm)

人物属于姥爷,ooc属于我

不废话了

————————————————————————


       在大雨滂沱的夜晚,小蓝还在自己的电脑前忙碌,清脆的键盘声时时在昏暗的办公室里响起,偶尔能听见他苦恼时用食指敲桌子的声音

       

        “啊!都这么晚了吗!”小蓝身了个懒腰之后才后知后觉地起身


        “小蓝,你准备走了吗?”熟悉的声线在小蓝身后响起


        “!小小小绿!你怎么这个点还没走,我我让你久等了吗!”小蓝差点没跳起来


        “啊,也没有,今天我们部门要加班,刚刚下班看到你还没走,就过来等一下你”,绿发的青年站起身,轻轻一笑,“走吧?”


        “!!!!(轰!)”

这人真是该死的帅!!


“呃……”小蓝站定在门口


“小蓝,难道你没有带伞吗?这几天可是大雨哦?”

“呃啊……我还……真不知道……”


“那我们一起走回去好啦”,小绿淡定自若道


“……啊啊谢,谢谢”


两人在雨中共伞同行,细细的感受对方的心跳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绿的手不安分地轻轻搭上了小蓝的肩,好让两个人靠得再近些


        小蓝倒是被这个小小的举动吓了一跳,稍稍侧过脸偷偷地观察小绿的表情,就像……一只害羞的小兔子


“嗯?”小绿摆出一脸无辜的样子


小蓝头上有什么东西炸了


……

“小绿,你那边肩膀湿了”,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小蓝才注意到一直朝自己这边倾斜的伞


小绿什么都没说,一把将小蓝搂进怀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绿你干什么啊啊啊!”


“诶,难道你舍得让我淋雨嘛”


小绿带着半撒娇的语气无辜地看着旁边那只炸毛的小兔子


(轰!!!!)


小绿把小蓝送到了家门口


“小蓝你终于回来啦!喔,还有人类小绿”,开门的机器人小绿打着招呼


“小蓝小蓝,根据检测你的体温与心率都偏高,是跟人类小绿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有!你不要乱说!闭嘴!”


真是其乐融融的一家呢(划掉)


人偶师绿蓝

(我这个懒死鬼又来写文了)

是微博上梓栩老师的设定!!

(算一丁点恋人设定吧)

人物属于笛子,人设属于梓栩老师,ooc属于我

——————————————————————

0

小绿和小蓝是极其出色的人偶工匠,鹤立鸡群的二人成为世界级剧院——伯伦希尔剧院的人偶提供商。

1

“啧”

“小蓝,那个人偶的关节你已经重装了三次了哦,是不舒服吗?”带着绿宝石般瞳孔的青年关心地看着轻叹的小蓝

“……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几天的右眼皮跳得急,不知道是不是要有什么事发生”

“噗,原来你还信这个啊。傻小蓝,别担心啦,再有多大的事,不是还有我吗”

“唔,但愿吧”,听着身旁人的安慰,小蓝的心头总算是安稳了一下

2

有时候迷信还是有点可信的。

3

“已确认,两人都在房内,立刻开始行动”

“是”

众所周知,张老吉是伯伦希尔最强劲的敌对公司,为了妨碍伯伦希尔,他们蓄意谋划了一场——

谋杀。

早已潜伏在工作室外的杀手,点燃了打火机

“永别了,伯伦希尔的荣耀们”

4

夜很静,梦很沉

“小蓝”,小绿摇了摇趴在工作桌上睡着的小蓝

“唔?怎么了?”小蓝眯着眼,显然没回过神

“你有没有闻到焦味”

“好像……真的有!”

两人同时环顾了一周,发现了不知何时已被燃烧的工作室

门外不知被什么重物堵住

一个收藏架失去重心,朝着小蓝的头顶倒下来

“小蓝!小心!”小绿迅速扑了过去,第一次庆幸自己的反应速度

他护住了小蓝,架子却倒下来把二人压住

小绿将被吓得不轻的小蓝护在臂弯中

“小绿,呜……小绿……”小蓝呜咽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说过了,无论多大的事,还有我……”小绿暗绿色的眸子里流露出了一丝依恋与不舍

啊,意识有些迷糊了……不行!不能睡!我还有……想保护的人啊……

5

“为什么啊,为什么偏偏找上我和小绿……这么可怕的事情,是梦多好啊……

快让我醒过来吧……”

6

“滴——滴——”医院的仪器有规律地响着

“医生,那个好像叫小蓝的醒了”

“我去看看”

小蓝显得好像有些惊慌失措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为什么……我不记得……”小蓝慌忙地看向那群穿着白大褂的家伙

“……你叫小蓝,工作室意外失火,有人发现报了警救了你一命”

小蓝从心里,莫名的有一种抗拒

“好好养好你的身体,你的脑部神经受到了惊吓,需要修养”,医生叮嘱好了注意事项,转身离去

7

“真的不告诉他另一个人的事?”

“……既然他不记得了,就别告诉他了,

或许告诉了他,才会拖累这样的天才吧”

8

当时,当医护人员赶来时,小绿小蓝两人昏迷不醒

当护士试图把他们放上担架时,发现小蓝紧紧地拽着小绿的衣服,生怕随时就会失去这个在生命最后一刻也在保护他的爱人

9

小蓝从伯伦希尔辞职了

辞呈上写着:

我好像失去了一个人,

离开了他,我的生活变得空荡寂寞

所以,我要去找他

10

伯伦希尔允许了小蓝辞职,小蓝从此开始了他四处游历的生活

他去到城市,国家,见到的人,景色,也压抑不住他内心对某个人若隐若现的思念

他还想那人附在他耳边说声:辛苦了

他还想那人总在他醒来之前做好早餐

他还想那人像平时一样逗他脸红炸毛

他还想……

可是现在,他连“那人”是谁,都不知道……

这一切都是他的幻想吗?

不对,似乎还有一些真实

就好像亲身经历过一样

11

在一个没有星月照耀的夜晚,小蓝独自坐在一片无尽夏花田中,久违的拿出了那箱沾满尘埃的人偶制作工具

头发?就要生机勃勃的叶绿吧

眼眸?带一点温柔吧

嘴角?微微勾起吧

衣衫?那就不拘一格的西装吧

小蓝还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手法如此熟练,仿佛这个人就站在自己眼前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眼熟呢”

11

两年后,小蓝病逝

据知情人士说,他走向生命尽头的最后一刻,死死的抱着此生制作的最后一个人偶

他的遗嘱上写着:

“我去找他”

——————————————————————

我这么渣有没有人看啊qwq(你知道你渣啊)

小绿和小蓝 情人节

原作:《小绿和小蓝》——笛子Ocarina


是我临时写的,应该不细化我的渣文笔了……凑合看吧


—————————————————————————————————

死对头


“哈哈哈绿毛龟我就知道没人约你,今天可是情 人 节 哦”


“切~搞得好像某个死宅蓝不是似的”


“好啊!你看嘲讽我!敢不敢出来打一架!”


“来就来呗,位置你定。”


……


十五分钟后,两人就碰着了


“切,看你这个技术宅力气只够开瓶可乐的力气上先不和你打,我不是同情你,别多想。”


“谁要你同情了啊!”


“喏,我最讨厌的碳酸饮料”


小绿递出一听冰可乐


“哼!谁稀罕啊!”


小蓝接过可乐,一口灌了下去,差点被自己呛死


“喝喝喝,噎不死你也得冻死你”


“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啊!!”


“彼此彼此!”


[然后反正就是碰到了白亚麻]


“哟,小蓝,小绿,情人节约会呀!看来你们感情已经不错了喔~”


“谁会和他感情好啊!”两人异口同声


“你干嘛学我!”又是莫名的默契,“喂!”


两个女孩子手挽手偷笑着溜走了